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工作人员抱怨拍真人秀辛苦:徒手搅粪几十次

2018-09-29 11:14 出处:网络整理 人气: 评论(0

  “这里不能走!” “我都累成狗了,自己人抄个近道怎么了!?”10月中旬,敦煌附近的沙漠里,此时太阳已经西垂,沙漠中昼夜温差极大,地表温度已下降到5摄氏度,但这并没有让人的火气减弱。正在吵架的两个人同属某户外真人秀节目组,不让走的是负责维持秩序的剧务,想抄近道的则是跟拍明星的摄像师。剧务在沙漠景区里拉起了警戒线,防止游客误闯真人秀拍摄地,也阻断了跟拍摄像的近道。跟着明星跑了一天,体能消耗已接近极限,和同事的争吵成了他“宣泄”负能量的出口。像这样的争吵,每天都在不同的户外真人秀节目组里反复上演,只不过这些画面永远都不会让电视机前的观众看到。

  2014年下半年,明星户外真人秀节目成为市场主流,《跑男》《极速前进》《两天一夜》《明星到我家》《囍从天降》等真人秀,在各个频道的周末档中轮番上演。为了收视率,明星们在镜头前各种被虐,引来粉丝一片疼惜;在镜头后,有一群人比明星还要虐,但他们的苦只有自己知道。本期就带您一起来看看这群被统称为“工作人员”的人,为了荧幕上的精彩,付出了多少我们看不到的辛苦。

  拍摄之苦最难尝:徒手搅粪几十次

  “我们的故事?”《极速前进》的总导演朱玲,在听到记者的采访要求后略有诧异,但眼神里也有明显的表达欲望,很快,这个干练的80后女孩就打开了话匣子。

  《极速前进》第四期节目,贡献了今年户外真人秀的“最反胃任务”——在印度斋浦尔,陈小春、郑伊健、钟汉良等要亲手将牛粪团成一团糊在墙上,明星们只搅了几次,就惹得钟汉良直呼“这辈子不会再有第二次”;但是节目组为了保证拍摄效果和角度,在明星上阵前,已经亲自上手试了不下几十次,“虽然相比而言,牛粪还算‘干净’,但毕竟是排泄物”。试录完后的当晚,因为太恶心,大家都没胃口,剧组的盒饭很多都原封未动。“包括后面大家会看到的高空跳伞,也是我们摄制组先试,即便有恐高症也得克服。如果我们不尝试,大家永远不知道问题在哪里,也没法衡量选手能不能做到。”

  除了挑战心理极限,户外真人秀更多地挑战着身体极限,单是户外踩点一项就让工作人员痛苦不已。“拍摄地点在沙漠腹地,车程来回6小时,踩点2小时。沙漠里开车要翻过一座座山丘,跟坐过山车似的,来回路上吐了7次,胃酸都吐完了,喉咙吐破了就开始吐血……”某户外真人秀节目编导回忆起来至今心有余悸。

  比起编导,摄像师的体力挑战明显更大,“印度、迪拜,我们到的时候都是40摄氏度的高温,摄制组不可能找个阴凉地躲起来,一定是暴晒在太阳下。特别是跟拍组的导演,他们身上背五块电池,大概有二十多斤重,还要带所有的磁带、饮用水,每个人身上都背了几十斤的东西,然后跟着明星跑,还不能停。

  相比奔跑类节目的高强度和大运动量,《一年级》的拍摄多集中在教室和校园,看起来似乎比户外真人秀要容易一些。但对于摄像师而言,拍《一年级》丝毫不比奔跑类节目轻松。“但凡涉及孩子的,摄像师的工作量都要加倍。”《一年级》节目组的许可这样对记者说。

  据许可透露,《一年级》第一集中的“校园大冒险”环节,一场拍摄下来,不少摄像师都中暑了,但孩子们都没事:“摄像师要扛着机器跟着小孩,孩子精力太旺盛了,跑动的时候还没有固定方向,有些时候真的像无头苍蝇到处乱窜,摄像师转来转去,不被累晕也被晃晕了。”

  为了客观生动地记录孩子们上课的镜头,并且不引起他们的注意,除了安装在教室四周的摄像头外,《一年级》节目组还在教室里设置了一处暗柜,摄像师需要钻进去委身其中,通过手动操作来捕捉孩子们上课时的各种细节。拍摄结束后,每个藏在柜子里的摄像师基本都会变成个蹒跚学步的小孩,需要有人搀扶着,让血液逐渐流通,才能重新自如行走。

  后勤跟不上:冷水泡面吃馊饭 大姑娘野地如厕

  觉不够睡,饭也是馊的,《跑男》的工作人员小李经常要面对这种“心塞”的状况。《跑男》的录制,三天一个周期,因为艺人都是当红明星,凑齐所有人的档期非常不易,所以只要开工,就必须保证三天录完,没有重录或者修正的机会。每次录制,对于小李这样的工作人员来说,就意味着考验又要开始了。

  “我们的开工时间是早上四点半,技术部门至少得提前两个小时,也就是凌晨两点半开始布置,布置完之后,我们一直录制到第二天凌晨三点。这也就意味着技术部门的人不能睡了,因为第二天的录制马上要开始,他们得直接转场到下一个地方布置设备,通常他们是三天连轴转,不睡觉的。”

  在拍摄《跑男》韩国特辑当天,工作人员的盒饭早上八点就送了过来,由于济州岛日照特别强,晒了一上午的饭到中午开吃时已经馊掉了:“济州岛那边也没办法临时找小店吃,大家只能把馊了的饭硬吃下去。”

  能与“馊盒饭”打个平手的,是另一档真人秀节目的“冷水泡面”,在一篇网帖里,某户外真人秀节目编导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录完当天节目已经是半夜12点,都还没晚饭,后勤发了每人一份泡面,总导演要求大家10分钟内吃完泡面,因为接下来还有2个小时的会要开,总结今天的拍摄,调整明天的计划。艺人因为节目需求有烤全羊和美酒,我们就只有泡面,10分钟内不可能让所有人用开水泡上面,于是我吃到了人生中第一次冷水泡面。吃完就在火堆旁开会,一直开到凌晨2点。”

  《囍从天降》在甘肃的拍摄地——杨山村是一个只有20多户人家的小村子,而且条件很艰苦,除了明星住的四户人家,其他人家几乎都没办法提供额外的床铺给节目组。所以20个跟拍导演和摄像,只能挤在三张炕上睡觉,摊上一个打呼噜的,一屋子人都别想睡好。除了这20人能在拍摄地住下,其余的节目组成员都只能每天往返于镇子和杨山村。

  住宿之外,更让冯健健头疼的是水,杨山村环境恶劣,也不通自来水,每家每户的用水来源都是地窖里存的雨水。每天翻四座山,除了土豆和白菜,似乎找不到别的菜可吃,由于用雨水做饭,所以常常会吃到沙子。这些都是《囍从天降》工作人员碰到的难题,但相比如厕问题,这些似乎又都不算什么了。

  冯健健记得拍摄第一天,节目组从会宁县出发,颠簸了6个小时才到杨山村,节目组里三个女孩下车第一件事就是找厕所,但是黄土高原上了除了荒草就是黄土,哪有厕所的影子。“你们女孩,往那边山坡上走”,一个同事喊道,三个人走了很远,终于找到了一个两面靠山的小山坳,三个女孩用脚在荒草中踏出了一米见方的空地,才算有了一个可以安心方便的地方。一个90后的姑娘仰天长啸“下辈子一定要做男人!”

  为何苦也愿干?赚得多见识广也有人是真爱

  一位摄像师把自己正在从事的工作称为“跟拍狗”,这并非对自己和同事们的不敬,而是对这种辛苦状态的调侃。户外真人秀节目组把女人变成了男人,再把男人变成了“狗”,为何还有那么多年轻人乐此不疲?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摄像师节目组户外近道拍摄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2-2019 银河在线娱乐场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