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反腐相声"将登春晚 演员:争取创造出几句流行语

2018-09-29 10:55 出处:网络整理 人气: 评论(0

  特意在北京

  租房子住了一个月

  今晚,苗阜王声两位当红的青年相声演员,将首次登上央视春晚,说一段被称为“春晚三十年讽刺尺度最大”的“反腐相声”。昨日,二人出现在北京交通大学附近5的一处咖啡馆,接受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为了备战央视春晚,以及录制各种春节期间的节目,他们特意在北京这边租了房子住了一个月。最近的几次媒体采访都约在了这里,所以咖啡馆里的工作人员也和他们很熟了,原本昨天下午已经打算停业休息,为了他俩在这里接受采访,还特意多开了半天。坐在窗前的沙发上,两个人的神情和状态都显得放松愉快。“昨天录备播的这次彩排,是这几次发挥最好的。现在我们心态已经很放松了,如释重负。其他台春晚的节目也都已经录完了,就等直播之后,就可以回家过年了!”

  在此之前,苗阜王声一直处于比较紧张的状态:“上春晚的演员没有一个不紧张的,没有一个不怕毙的!”尤其今年央视春晚直到第五次联排了还在毙节目,而往年最后两次联排基本节目就不动了。不过让苗阜和王声最当回事儿的,不是节目会不会被毙,而是能不能好看:“我们俩本来就是春晚新人,真要被毙了也没什么。我们主要还是为节目考虑,因为我们这个相声之前都没见过观众,也不知道效果怎么样。现在联排这几次,总算见了观众,我们对包袱的效果心里都有底了;而且我们的节目放在零点之后,时间上就宽裕点了,不用那么赶了。”

  让苗阜王声还感觉很不错的是,他们这次上春晚的相声《这不是我的》紧跟在周炜、武宾的相声《圈子》后面演,“这是央视春晚33年历史上,破天荒头一次相声接着相声演,简直成‘相声大会’了!”苗阜王声都说,这样的安排让他们感觉特好,“因为我们平时演出说相声,就是‘相声接相声’,这次春晚等于给我们营造了一个‘相声大会’的气氛,让我们感觉特亲切!”

  从去年在北京台春晚一夜成名,到今年终于登上央视春晚,苗阜和王声说:“作为演员来讲,对上央视春晚都会有一种情结和期盼。但也没有非上不可,顺其自然就好。”二人对不能和家人一起过大年三十有点遗憾。苗阜说:“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没跟家人一起过除夕。”王声也说,自己的闺女还小,到自己节目播出的时候,肯定早就睡觉了,连电视上的爸爸也看不到了。

  由于这次说的是“反腐相声”,一向热衷于弘扬陕西文化的苗阜王声无法在节目内容中加入陕西文化特色了,但他们还是想出了表现秦人秦风的办法,就是在演出服装上做文章,把陕西非物质文化遗产“秦绣”穿在身上。苗阜介绍道:“我们这次上春晚穿的服装上的秦绣都是手工制作,出自七十多岁的中国刺绣艺术大师张漪湲之手。我的衣服腰部绣的是‘白虎’,王声的肩上绣的是‘青龙’,都源自汉代瓦当图案;我衣服上的三个盘扣,也源自终南山的卦,体现了陕西终南文化;衣服的紫色也是汉唐老百姓最喜欢的颜色。我们的演出服是在保持传统风格的基础上有所创新,服装设计上和节目内容也有关。”

  问到二人今年春晚上有没有他们喜欢的明星,两人都说:“刘德华、莫文蔚。”王声还提到了“张震”,说“很想和张震老师合个影,但是没什么机会”。

  “中纪委发短信

  提供素材”是误传

  苗阜王声首次上春晚说相声,为此二人对“反腐”这个自己并不太熟悉的题材做了不少功课。不过他们也辟谣道:“有人说陕西省纪检委给我们提供了大量真实素材,这是错的。其实是我们开座谈会的时候,请他们把全国案例从专业的角度给我们分析了一遍,帮我们对全国各种典型案件做了非常细致的剖析,比如贪官心态,比如他们是怎样走向深渊的,激发了我们很多创作灵感,对我们把握贪官心态有很多启发。”苗阜说:“真实案例其实大家都习以为常了,想看真实案例,新闻联播、网上都有很多。但我们这个节目中没有提到任何真实案例,也没有妄加评论,而是在挖掘和展示贪官的心态。”

  另外网上盛传的“中纪委发短信支持,表示可以提供素材”,苗阜也解释道:“不是中纪委,而是《中纪委杂志》听说我们说‘反腐相声’给我发的短信,说需要什么素材,可以给我们提供。我回复说我们的节目已经弄完了,非常感谢。但被有的媒体听了后,可能觉得写《中纪委杂志》不够给力,就给说成是中纪委了。”

  不过不管怎样,“反腐”都是全社会热议的话题,而这样的题材大过年的也肯定会给有些人心里添堵,王声对此说道:“你让老百姓过不好日子,我们就让你过不好年!”不过二人也说,说这样的相声,“胆儿够肥的,这之后还不知道会惹多大麻烦!”

  苗阜说:“我们这个相声应该是央视春晚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反腐相声。之前牛群老师的那个《巧立名目》其实是反对形式主义的。而表现贪官心态的,我们这个相声是第一个。”苗阜王声都说,为了保证塑造人物的真实性,他们舍弃了不少包袱:“这个节目的演法和《满腹经纶》的演法肯定不一样,因为一个官员在那儿不停抖包袱,就不符合这个人物了,人物就立不住了,我们更希望从人物心态上来塑造,要真实合理、符合逻辑。”

  苗阜和王声都说,他们的相声不是纯段子的堆砌:“我们说的是相声,不是段子,我们俩都对直接用网络段子特别排斥。网络段子并不是一句话都不能用,但有些人特别懒,拿过来连改都不改就直接用,效果特别不好。其实有些网络段子特别接地气,用好了是很好的,但任何东西都必须‘化’成自己的再用。用网络段子必须动脑子。像我们这段相声中,有一句话就会铺垫的让观众觉得这个人物到这个时候非说这句话不可!”

  王声还补充道:“我们尽量不用别人的流行语,而是争取能创造出几句流行语。”他对牛群老师当年在《巧立名目》中塑造的人物的口头禅“领导,冒号”佩服不已,“这样的人物、语言,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让人觉得非常生动,印象深刻。”

  如今流行对央视春晚节目集体“吐槽”,苗阜和王声对此也有心理准备,不过他们说:“我们觉得,行里真正懂相声的,都会认为我们说得是真正的相声。我们之前已经跟很多相声界的前辈、名家交流过,他们都很认可这个本子。”

  本报记者 王润 J069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苗阜相声北京一句话段子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列表

    Copyright © 2002-2019 银河在线娱乐场 版权所有